农房确权能否逼退强征强拆?

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查看17 | 回复0 | 2016-9-14 03:09:23 | |阅读模式
农房确权能否逼退强征强拆?
2012-05-0923:09:06我要评论(0)分享到
\"/>
\"/>
\"/>
\"/>
\"/>
◆我们更应该以城乡统筹的广阔视野去重新审视农村不动产产权的权属确定问题。对于农民的财产权利,无论是谁所有,都不应一方面严格限制权利价值的流通范围,另一方面又通过行政性的征收、拆迁等方式,为公权部门廉价剥夺农民的财产权属敞开制度大门。而只有将这种权利放归市场,让手执权属的农民能够以市场主体的平等地位待价而沽,进行平等博弈,才是对其财产权利的最好保护。
4月28日上午,安徽铜陵市首批56户农民领...
◆我们更应该以城乡统筹的广阔视野去重新审视农村不动产产权的权属确定问题。对于农民的财产权利,无论是谁所有,都不应一方面严格限制权利价值的流通范围,另一方面又通过行政性的征收、拆迁等方式,为公权部门廉价剥夺农民的财产权属敞开制度大门。而只有将这种权利放归市场,让手执权属的农民能够以市场主体的平等地位待价而沽,进行平等博弈,才是对其财产权利的最好保护。
4月28日上午,安徽铜陵市首批56户农民领到了《房地产权证》,集体土地房屋在铜陵从此有了合法身份。此前,河南多地也已经在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中,赋予了农村居民拥有房产证的权利。一个月前,该省舞钢市尹集镇张庄社区首批21户居民在全省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中,领到了房屋所有权证和集体土地使用证。据了解,广东、重庆、陕西等地也都有相应的尝试(央广中国之声)。
对于充斥着习俗力量的乡村社会而言,给一间间农房验名正身、确权发证,所带来的冲击更多体现在观念上。毕竟,在许多人眼中,当祖祖辈辈留下的房产或自建住房只有拿到一张身份证才能成为一种合理并合法的存在的时候,总是有些滑稽的味道如此逻辑要想被更多农民所接受,让农房确权免于落入画蛇添足的嘲讽之中,不仅需要时间的沉淀,更有赖于强有力物权保障法治体系的最终确立。
如果将产权的确认视为一种政府必须提供的公共服务的话,那么到了21世纪才成为一桩新闻事件的农房确权,又是一场典型的需求倒逼供给的改革。曾几何时,农村不动产产权体系的构建被公权部门有意无意忽视。而后者的解释却更多推向了乡村社会赖以运行的种种约定俗成等软性规范,以及由此所造成的农民产权意识的淡漠。或者说,相对于土地,作为农民另一项基本生存资料的房产,更为长期地游离于社会整体产权体系之外如此现实虽不可全然归咎于公权部门的惰政,亦是后者出于行政成本考量而对乡村社会固有逻辑的一种默认。
在政权下乡的百年进程中,我们会发现,公权力向乡村社会输送更多的是对固有产权关系大刀阔斧的改造力量。从土改到人民公社,再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在集体所有制逐步完善的过程中,乡村社会的产权关系在制度的荡涤中演进,与之相伴的却是农民个人产权问题一直悬而未决。换句话说,集体所有制下的使用权、承包权与一个个自然人的对应关系,并没有全然建立起来。不动产权属的确立,本应与经济改革同步推进,但一些公权部门却习惯于在法治与自治之间和稀泥以农民觉悟不高、意识不够为由,在农房确权问题上施展拖延战术,而这,在为新时期农村社会矛盾埋下伏笔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农村社会成员物权的安全系数,更为一些公权部门日后随意践踏农民的财产权开了一道后门。
的确,农村不动产产权问题是一个夹杂在历史传统与现实制度之间的敏感问题。伴随着现代产权体系的逐步确立和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速推进,雾里看花的农房产权已成为改革之路上一道必须清除的羁绊。由于缺乏法定产权文书支撑,发生于农村的许多房产纠纷,往往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在面对非法强征强拆时,农民也很难找到一份足以威慑到对方的护身符在法治面前,无论是基于历史,抑或是着眼现实,道德抗辩总是苍白无力的。当血色强拆一再触动社会公众的脆弱神经,当一些地方官员的政绩冲动屡屡冲破法治牢笼,当一出出以命相搏的悲剧最终成为一笔笔法理对冲的糊涂账,农村不动产确权问题成为一道必须打开的大门。
农房确权这场倒逼式的改革,固然能够让农民更有底气直面非法强拆者的汹汹气势,但是在公权屡屡插手强拆的现实背景中,人们手中的一纸房产证究竟有何威力,尚需谨慎观察。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中,产权不应只是一种财产的宣示和权属的界定,而更应赋予财产以自由流通的资本属性。但是在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被排斥在市场大门之外,这让附着在其上的农房难以进入交易市场变现增值。拆迁者所看重的,正是农房之下的土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农房与农地在产权上唇齿相依,农房确权固然可对保障农民的财产权利、减少社会纠纷产生一定的增量价值,但是农房产权毕竟是一种混合物权集体所有的土地、个人所有的建筑如此的制度设计必然带来另一种尴尬只要土地所有权关系发生改变,农房产权便成无根之木。
也许,我们更应该以城乡统筹的广阔视野去重新审视农村不动产产权的权属确定问题。对于农民的财产权利,无论是谁所有,都不应一方面严格限制权利价值的流通范围,另一方面又通过行政性的征收、拆迁等方式,为公权部门廉价剥夺农民的财产权属敞开制度大门。而只有将这种权利放归市场,让手执权属的农民能够以市场主体的平等地位待价而沽,进行平等博弈,才是对其财产权利的最好保护。

南方农村报
\"/>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本报再次中标第十三届广东种博会主服务
3月11日,国内多家企业参与第十三届广东种博会服务项目招标。作为2013年第十二届广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