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傻傻集团高层腐败案调查

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查看11 | 回复0 | 2016-7-7 11:56:05 | |阅读模式
一边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爱钱,一边将手伸向国有资金;一边表明自己不爱当官,一边享受权力带给他的便利大肆敛财。原宁夏西吉傻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魏生强,因贪污、挪用国有资金2650万元,日前被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集团资金个人炒股
宁夏西吉县是有名的国家级贫困县。1994年,西吉县举全县之力培育马铃薯加工龙头企业,组建了傻傻集团。到1999年,傻傻集团从一个地方手工作坊,变成一个拥有2.61亿元总资产的大型企业,产品销往美国、欧洲、东南亚等国家。
据当地群众介绍,在当时西吉县人均年收入不足千元的时候,傻傻集团职工的每月收入已经上千元。然而,细心的职工发现,从1999年开始,傻傻集团开始走下坡路,主要表现为资金短缺。一位老职工回忆说,大家特别看好这个企业,当时一直以为是银行不给贷款。
事实是,1998年11月至12月期间,时任傻傻集团董事长的魏生强伙同总经理杨世海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构原材料等手段套取傻傻集团流动资金2590万元,通过宁夏虹纬发展有限公司投入到甘肃泰兴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用于炒股,到1999年归还赃款1817万元。而从事多年审计工作的原傻傻集团总经理助理、总会计师何振刚则积极配合上述2人的犯罪行为。
2000年9月,魏生强为给陕西省杨凌新纬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注册验资,利用其担任宁夏北方淀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宁夏西吉傻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的特殊身份,挪用宁夏北方淀粉股份有限公司公款200万元,同年归还赃款100万元。
2002年,傻傻集团下属最大的公司———宁夏北方淀粉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失败,傻傻集团高层腐败案浮出水面。固原市检察院办案人员讲,如果当时北方淀粉公司成功上市,魏生强的一切行为即可得以掩盖,但事与愿违……
傻傻集团高层集体职务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后,2003年成立固原市傻傻集团改制脱困领导工作小组,对企业进行改制并申请政策性破产。
魏生强的知与“不知”
魏生强良好的经济头脑在当地颇具“影响”,但他却“浑然不知”自己的行为是挪用公款,他将其表述为“资本的流动”。
魏生强给记者讲述了曾经如何“包装”公司。他说,先将一家公司的钱以原料款的形式打到要“包装”的公司账上,等该公司“包装”完毕后,再由被“包装”公司把钱以货款的形式打回来。魏生强曾开在上海的公司就享受过这样的“包装”,北方淀粉公司200多万元的资金在其公司为其“包装”了3个多月。有关专家指出,这其实就是变相挪用。
魏生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一点都不爱钱,也不爱当官,他在外面开公司挣钱的目的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能力。
1995年10月,魏生强被任命为西吉县副县长,分管工业经济,同时兼任傻傻集团公司董事长。
他说,作为基层干部,他平时往往要表现得“很朴实”,但作为一名企业家,又需要以比较“市场化”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处理”这两个“身份”,令他十分“头疼”。平日里,他一般是以“干部”的身份面对众人。
魏生强说,在政府工作的几年,让他很“上瘾”。在西吉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挑战性很强。另外,公务员拿着固定的工资、吃喝用行不用自己花钱不说,每年仅各种各样的补助就有不少。有时候,成立一个什么领导小组还会有项目资金,平时的请客送礼更是不少。他自己不吸烟,别人送的好烟,老婆就会拿去卖,有时候,一条烟比一个月的工资还高。
从固原市西吉县林业局的一名普通职工,到西吉县副县长,再到拥有2亿多元资产企业的负责人,魏生强说自己从来没有“变”过。
据了解他的人讲,随着企业项目的建成投产,利润的快速上升,魏生强居功自傲的心态在膨胀,变得独断专行,狂妄自大,为自己的亲友牟利,提拔了一批“自己人”。
固原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陶某说,在单位,魏生强正是打着清廉的幌子迷惑群众,表面上职工拿多少他拿多少,其实利用权力,在背后大肆敛财。
监督缺位养出企业“硕鼠”
傻傻集团高层腐败案给当地马铃薯的收购、加工以及就业问题带来很大影响。
傻傻集团现任副总经理苏德荣说,当时傻傻集团原料不缺,销路不愁,技术设备强劲,职工操作水平好,出现高层腐败和集团破产,归根结底,是管理混乱。企业领导“一言堂”,厂务、财务不公开透明,营销经营混乱……当时,集团一些人曾多次找县上反映情况,但由于涉及面广,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固原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陶某说,国有企业高层决策者权力不受制约,企业资金进出少数人说了算,这就是为什么挪用款项一直到案发都没人知道的根本原因。傻傻集团的管理模式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家族式”的管理,魏生强一个人说了算,资金的流向除个别人外,其他人不知。
原傻傻集团办公室人员李某说,事发之后,感到很震惊。他说,如果开始审计监察的力度大一点,可能会好一些。
固原市西吉县宣传部副部长马金平说,魏生强权力过于集中,监督力度不够,其腐败行为的发生是必然的。除他个人因素外,如果监督体制健全,无论对于集团本身还是魏生强本人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固原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胡某说,虽然设立了监督部门,也有相应的规章制度,但在落实环节,监督职责没有到位。监督者受被监督者领导,如何实施真正的监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