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强拆,失地农妇遭殴打!

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查看12 | 回复0 | 2021-4-7 02:10:52 | |阅读模式
霸道强拆,失地农妇遭殴打!
  ――维权之路荆棘满道,流离失所泪襟翼。
  ――事发湖南株洲,奇葩征地令人忧!
  霸道强拆厝火积薪,失地农户伤痕累累
  2010年10月20日清晨,一支由株洲市云龙示范区云田镇组成的多达200余人的强拆队伍(其中包括社会闲散人员在内),在漠视法律、投膏止火、纵风止燎、黑云压城、浩荡荼灾地开进了云峰湖村凌学文家(此时正逢其患精神分裂症的隐藏期阶段)将其270㎡米(上下两层,其中200㎡米主房已装修、70㎡米杂屋未装修)强拆!此恣意妄为,肆无忌惮,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恶劣行径,给其家庭带来了巨大伤害!
  在诱导、怂恿之下,致使凌学文在不明真相,模糊不清,头脑阙如的情形下签字画押(注:2010年5月19日傍晚19时许找其谈话,直至深夜23时55分才签字。此昭然若揭,显而易见,在讹谬谗诌,耗精怠倦,磨蹭索寞,演绎出了别出心裁,欲盖弥彰):将包括过度费、搬家费、装修费、以及附属设施费、主体结构补偿、提前腾地奖等,共计:41.2494元。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匪夷所思的是:湘政发〔2009〕43号文件,以及株洲市人民政府《关于公布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株政发〔2010〕11号)之2文件已出炉。但《项目征地房屋征购协议》却依然按照株政发〔2006〕20号文件强制、蹂躏操作?此荒诞不经,甚称亘古传奇,荒谬绝伦!笔者纳闷:当今正处政通人和、尧天舜日、泱泱盛世之鼎!为何该镇却将历史倒行逆写,逡而逆日,为谋政绩,抱冰求温,竭泽而渔,视百姓财产如无物呢?痌瘝在抱,台绥博民,亦是持政不摇,明德惟馨之本。
  寻求公道遭打击,部门袖手“踢皮球”
  房屋被违规强拆后,凌学文受到了强烈刺激,导致病情每况日下,愈演愈烈。在黢黑无旸之下,其妻(李利军)为了正在求学的两个女儿完成学业,尽为人之母的抚养之责,踏上了艰难苦恨繁霜鬓,谁知枵腹泪襟翼的维权之路!
  “房屋所作奇葩补偿的41.2494元(除安置房购房款90%,圴为23.8500元外)全部归属了凌学文,其妻分文未能依法获得。后因凌学文病情日渐趋若,病发频繁,恐其女儿受其伤害,夫妻并协议离婚),留给她们母女仨仅只有家徒四壁,尚无立锥之地,32㎡米杂屋已作栖身之所。追根溯源,这一切均因镇政府的不作为、乱作为、反作为所造成!”李利军伤心欲绝,泪眼婆娑地说。
  “惨无人道,丧尽天良,仅留32㎡米安身之依,却被本组凌龙趁她尚不在家时,组织一台挖机将房子旁边的山土挖移,欲形为独角,空悬自坠。在热心人暗中告知下,匆忙赶回家予以劝阻,却遭到了凌龙殴打!”李利军罄竹难书,不可名状地接着说。从此李利军踏上了步履蹒跚,举步维艰的维权之路。先后向区市及更高层据实反应,该镇依然是置若罔闻,延宕拖拉。李利军深处在不绝如缕,欲哭无泪,惶恐不安,流离失所之中。
  “房屋被霸道强拆后,土地被搁阙闲置长达数年之久未曾开发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七条 明确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闲置、荒芜耕地。已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一年内不用而又可以耕种并收获的,应当由原耕种该幅耕地的集体或者个人恢复耕种,也可以由用地单位组织耕种;一年以上未动工建设的,应当按照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规定缴纳闲置费;连续二年未使用的,经原批准机关批准,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该幅土地原为农民集体所有的,应当交由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恢复。’在遭受到凌龙的恣意暴戾之后,无良警察却将她带着(见现场视频),以阻工的名义为由,留置到次日下午两点多才离开派出所。并威胁恐吓说,‘如果你再纠缠,就送你去拘留。’此莫名其妙,蹂躏无弭之举,实在是让人痛心疾首,怒发冲冠!”李利军气愤填膺地说。
  任意拦截上访,诡谲居心叵测
  《国有土地上 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二十七条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同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中严格要求:所规定的及时补偿、合理补偿和公平补偿的原则精神,体现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明确宣示产权人因行政机关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不能低于依合法征收程序。
  “2018年2月6日,我购买了株洲至北京的车票,在株洲被车站拦截;此前,同年1月26日,在同一地点也被拦截。更有甚者,一个持:13786317071号码的人,打电话威胁恐吓了我好几次,竟肆无忌惮的冒充株洲市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李利军无奈地说。
  信访是党和政府给人民群众反应问题,解决合理诉求的一座桥梁;确保信访渠道畅通,是促进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推动国民经济持续发展、推进依法治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中就明确要求了:“严禁‘设卡拦截’,确保信访渠道畅通。”笔者纳闷,心生寒栗:为何要耗散大量的人力、物力、资力去违规拦截上访者,而扼杀其解决合理诉求的通道?又何不用这些巨资来解决民众的实际困难和基本民生保障、以及及时解决,该要解决的合理诉求呢?!抚膺自问:自己作为了多少?强化担当,不负使命,衾影不惭,屋漏不愧,恐怕只有被良知拷问时,方知懿德无存。
  “在失地之后,我曾申请所辖派出所要求户口分立,却被民警严词拒绝!既然离婚了,还同在一个户口本上,显然十分尴尬!同时,派出所严重违反了《户口登记条例》中的规定。”李利军颓丧消沉,嗒然失若地说。
  社会需要和谐稳定,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国家方能富强昌盛,这就离不开执政者勤力奋发、敬业至毕。否则,将导致天下鼎沸,四野哀鸣!
  据李利军的一位闺蜜刘女士介绍:“未征地拆迁之前,她(指李利军)家在本地来讲,其经济条件还算比较殷实的。如果没有征收,她不致于落到今天如此不堪,债台高筑的地步。”
  维权状况进展如何?笔者将继续关注!呼吁社会拭目以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