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关注河北省吴桥县的贪官纪委有后台居然是

申请删除 [复制链接]
查看3 | 回复0 | 2018-1-31 00:03:28 | |阅读模式
我们是河北省吴桥空压机有限责任企业,的职工,现就我公公检法人刘伟违纪犯法的事物举报如下所述,[河北省吴桥空压机有限企业,是国企改制,刘伟就是钻国企改制的空子,贪贿国有资产]现就对我企业的改制和公公检法人,刘伟,【况且刘伟的公公检法上下团结董事长职务不是合法的,刘伟刚来我们企业不是公公检法上下团结董事长,他县政府相关系,经过关系调入我企业充当总经理,当初刘伟也不是企业的股东,更不是董事长,刘伟的董事长是他自个儿擅自办的,没经过企业股东大会选举,】刘伟违反法律,贪贿腐败,吃拿空响开双份月薪十积年,骗取国度社保资金,私分国企改制留下来的资产,偷税漏税十分严重,私人财产出处不明,刘伟国度办事员吴桥县发改局副局长的身分打理河北省吴桥空压机有限责任企业十年时期利用职务之便和手中权益经过虚伪账,企业内里承包为借口,私分贪贿,国企留下来资产至少四务必,的行径揭晓如下所述.我们职工猛烈要求中纪委相关部门彻底调查,刘伟的事物,我们联名举报,刘伟的弟弟就在吴桥县纪委办公,不会调查刘伟的违纪犯法等事物的,我们多次找县政府相关部门,没有人来查刘伟的违纪犯法,吃拿空响,偷税漏税,骗取国度社保资金,私分国企改制留下来的资产,刘伟和他弟弟刘博擅自斥卖企业没评估的资产上一百万,我们企业1998年改制,是股份合作制,职工参股180万,企业60万,总计240万,当初国企资产两千多万,当初县政府是想把公司搞活,大多资产是国度的,刘伟就是利用国企改制的空子,经过十积年的打理把这些个资产变为自个儿全部,况且是以不合法的手眼没花私人一分钱,严重的进犯了股东,职工,和国度的好处,现在,刘伟经过关系把公公检法人改成他弟弟刘博,事物有刘伟的媳妇李艳,到吴桥县工商局处理,李艳是工商局的职工,刘伟擅自把他弟弟刘博改为公公检法人,绝对是犯法的,智力低下都能看出清楚,刘伟是拿他弟弟刘博哄弄企业职工和股东,刘伟光线不足和隐蔽的地方驾驶,国度办事员,企业董事长,仍然双从身分,刘伟的事物在吴桥县百姓人民和企业职工中反映尤其猛烈,大家都知刘伟在沧州市,吴桥县,有后台,相关系,1刘伟以吴桥县发改局副局长、开双份月薪,国度公务担任职务的人身分参加和操弄购买河北省吴桥空压机有限责任企业、暗地里操作,没有公开招标投标,制定一点条框阻挡其它买主,以“自卖自买”的形式购断,刘伟自个儿买企业的资金有刘伟自个儿扼制,一手交买企业购断的资金,另一手交刘伟自个儿扼制的财务,刘伟没花私人一分钱就把几务必的资产归为刘伟私人全部。最后评出的总价值为:2519万元。,他就顺理成章的购断了企业。破绽出现的次数非常多。怎奈。3接下来,刘伟,从沧州请来了资产评估担任职务的人(同学身分)。吴桥空压机有限责任企业,是一个58年建厂的老国营公司。请来的评估担任职务的人说:你们自个儿先收拾收拾吧。这严重损害到了广大股东的切身好处。完了我们再过来。从新再来。整个儿改制中他私人无须出一分钱,就将整个儿企业归到自个儿名义之下。整个儿评估过程。评估价值表面化的远远低于市场价值。医疗金,失去工作金,】刘伟这么的犯法行径,我们职工猛烈不满7,刘伟,充当我企业十年的上层导致两务必的损失,本应当萌生至少两务必的利润,却让刘伟打理损失,至少在四务必,刘伟以企业各打理体承包为借口,让私营管理故意损失,刘伟暗里吃回佣,经过十年的承包打理,国企资产成为私人,企业股东没得一分钱的红利,有四个厂房没有缘故没了,成为了个人财产,价值最少500万,让刘伟和承包者贪贿去,企业建新产房,迁移过程中刘伟,发了大财,擅自斥卖国企遗留的财产几一百万,新车间建设低档花销高,8、刘伟2002年进空压机企业,2002年—2012年十年,大额财产出处不明9,刘伟所打理的我企业出产的产品成本价钱凌驾同行业产品的销行价钱,可见刘伟吃拿若干回佣,本人在企业管理过购进货物,同样的配件我进的价钱低于刘伟管理进的价钱,5百分之百至30百分之百,可见刘伟半中腰吃的回佣有多大,我企业购进货物每年在一务必至一千五一百万之间,刘伟一年就和手底下人吃拿回佣几一百万.10,刘伟打理企业常常偷税漏税,供应购进货物为了便宜买假冒卑劣的组成一套产品配件,不开税票,销行用户不要发票可以减低销行价钱,在企业公开犯法偷税漏税。25MM的管子:3吨。(不按市场价评估,2008年建的车间当现时价格格1600元/平,评估价700元,企业数量多资财没有造册)是这样的一个最后结果也没有获得刘伟的许可。不止身分犯法;购买过程和手续也存在严重破绽,2改制中非法的评估手续:吴桥空压机有限责任企业从2012年一月份儿着手酝酿改制。再次请来评估担任职务的人施行二次评估。砂轮儿,废铁:约60吨,机床配件,电器配件,空压机出产允许证,压力器皿出产和预设允许证,电线,企业无形资产等等价值几一百万。众多资产根本没有施行评估,尤其是国企首次改制时遗留的资产。说:评估的太高了。我们企业卖断的资金是归股东仍然政府,该给谁,完全不可以给刘伟私人,半中腰没有征得总和股东的答应,也没有人对这种行径监督,没有验资,没花一分钱,白手套儿白狼获得公司占有权。先是在企业内里开的职代会,说要改制,没有具体地说怎么个改法,不让总和股东加入。曾做为吴桥机械行业的龙头公司四务必的资产就是利用这些个被刘伟贪贿去,使企业及打理体管理没秩序,企业资产数量多流失,导致企业岁岁损失严重,购断前损失已达2务必,,斥卖企业财产,6没有缘故去掉消除了我们的劳动合约,刘伟哄弄职工说先去掉消除劳动合约等他自个儿买了企业在给职工另订立劳动合约让职工信任他,在企业开会说三天内去掉消除劳动合约的奖惩400元,没去掉消除劳动合约的下岗不让工作,现在职工工作不给缴纳社保金,企业在正常打理时期去掉消除工人的劳动合约,交吴桥县劳动局失去工作管理,有吴桥县劳动局,政府来承受,每个月在吴桥县劳动局领取失去工作金补赏,不过职工正常在企业工作,骗取国度社保资金,【按劳动法令规则定公司正常打理务必给职工交纳养老金,三金。假如当初把企业推向社会形态公开始拍摄卖。这么低的一个价值,能让我们这些个股东许可吗。而后企业内里又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对资产事情状况做了调试,一直到刘伟满足截止。又急不可待的把机加工厂房的所有设施135万卖给了私人,把没评估的资产让他的弟弟,刘博,偷眼卖了,5购断——广大股东的心痛。只是一个“浮光掠影”。如:铜棒:3,吨。其价值要譬如今凌驾1000万元左右。国企遗留的资产应当上交国度财政4,改制中非法的操作形式:首先刘伟自个儿在企业内里设立改制小组担任职务的人有刘伟来定,改制小组绝对有刘伟扼制,刘伟说了算,这严重的是犯法。就在改制办公还没所有完成之际。我们期望国度相关部门能够严肃对待彻底调查刘伟的事物,给国度和我们职工一个合理合法的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